<progress id="5frlt"></progress>

        <output id="5frlt"><nobr id="5frlt"><p id="5frlt"></p></nobr></output>

        <p id="5frlt"></p>
          <cite id="5frlt"><big id="5frlt"></big></cite><meter id="5frlt"><dfn id="5frlt"><meter id="5frlt"></meter></dfn></meter>
          <listing id="5frlt"></listing>

          <noframes id="5frlt"><menuitem id="5frlt"><meter id="5frlt"></meter></menuitem><nobr id="5frlt"><track id="5frlt"></track></nobr>
           
          |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壽光名人-王猛

          壽光名人-王猛

          關鍵詞:王猛,壽光名人,壽光在線,壽光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壽光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sdsg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5178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晉愍帝建興四年(316年),早已被八王之亂弄得焦頭爛額的西晉王朝,在人民大起義和內遷各族上層分子割據爭雄的連天烽火之中壽終正寢了。在此前后,中國北方開始陷入十六國紛爭的泥淖,而南方立足未穩的東晉政權也處于風雨飄搖的險境。就是在這幅雜亂無章、硝煙彌漫的歷史畫面上,出現了兩個名臣賢相的身影,“關中良相惟王猛,天下蒼生望謝安”,兩人分別留下了各自的精彩。曾經被苻堅等時人譽為諸葛亮式的人物,也是后世公認的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
           
          王猛,字景略,明帝太寧三年(325年)生于青州北?】h(今山東壽光)。在他出生前二年,青州被羯人石勒建立的后趙政權攻破,東晉降卒三萬人死于非命。到王猛出生時,后趙已席卷中原,兵鋒南向,與東晉夾淮水對峙。繼石勒稱帝的石虎,是個窮兵黷武、嗜殺成性的暴君,后趙國無寧日,民不聊生。年幼的王猛,隨家人顛沛流離,輾轉來到魏郡(在今河南北部與河北南部)住下。
          王猛家貧如洗,為了糊口,他年紀輕輕,便以販賣畚箕為業。有一回,王猛遠到洛陽賣貨,碰到一個要出高價買畚箕的人。那人說是身上沒帶錢,請王猛跟他到家里拿錢。王猛跟著那人走,結果走進深山,被帶到一位須發皓然、侍者環立的老翁面前。王猛向老翁揖拜,老翁連忙說:“王公,您怎么好拜我呀!”于是,老翁給了王猛十倍于常價的買畚箕錢,并派人送行。王猛出山回頭細看,才認出原來是中岳嵩山。這段故事說明,少年王猛雖然身在泥途,卻已被獨具慧眼的有識之士發現了。那位老翁大概是個留心訪察濟世奇才而又有先見之明的隱士,就象張良當年遇到的黃石公一類人物。
          王猛

            王猛

          王猛沒有被烽火硝煙吞噬,沒有被生活重擔壓垮。在兵荒馬亂中,他觀察風云變幻;在凄風苦雨中,他手不釋卷,刻苦學習,廣泛汲取各種知識,特別是軍事科學知識。慢慢地,王猛長成為一個英俊魁偉、雄姿勃勃的
          王猛

            王猛[1]

          青年,為人謹嚴莊重,深沉剛毅,胸懷大志,氣度非凡。他與雞毛蒜皮的瑣細之事絕緣,更不屑于同塵垢秕糠打交道,因而經常遭到那些淺薄浮華子弟的白眼和恥笑。王猛卻悠然自得,我行我素。他曾經出游后趙國都鄴城(今河北臨漳西南),達官貴人們沒有誰瞧得起他,唯獨一個“有知人之鑒”的徐統“見而奇之”。徐統在后趙時官至侍中,召請他為功曹(郡守或縣令的總務長官,掌人事并得參與政務)。王猛遁而不應,隱居于西岳華山,靜候風云之變而后動。
          王猛二十五歲以后數年間,北方的戰亂愈演愈烈,政局瞬息萬變。穆帝永和五年(349年),暴君石虎總算死了,而他的后代立即展開了兇狠的廝殺,直殺得“橫尸相枕,流血成渠”,一歲之中,帝位三易。大將冉閔乘機攻入鄴城,屠戮羯人二十余萬,于穆帝永和六年(350年)滅趙建魏,遂“與胡相攻,無月不戰“,立國不及二載便被從東北撲進華北的鮮卑慕容氏前燕政權滅掉。鄴城落入燕帝慕容俊之手,而關中等地各族豪強則紛紛割據,北方稱王稱帝者比比皆是。在這個過程中,族首領苻洪嶄露頭角了。
          氐族屬于西戎族,原居今甘肅東南端,東漢末年內遷關中地帶,與漢人雜居,逐漸“漢化”。苻氏世為氐族酋長,石虎強徙苻洪及其部眾十萬至鄴城以南。冉閔稱帝后不久,苻洪自立為王,旋為部將毒死。其子苻健遵囑率眾西歸,于穆帝永和七年(351年)占領關中,建都長安(今陜西西安市西北),稱天王、大單于,國號秦(史稱前秦)。次年稱帝,勢力日強。穆帝永和十年(354年),東晉荊州鎮將桓溫北伐,擊敗苻健,駐軍灞上(今西安市東),關中父老爭以牛酒迎勞,男女夾路聚觀。
          王猛聽到這個消息,身穿麻布短衣,徑投桓溫大營求見。桓溫請王猛談談對時局的看法,王猛在大庭廣眾之中,一面捫虱(捉掐虱子),一面縱談天下大事,滔滔不絕,旁若無人;笢匾姶饲榫,心中暗暗稱奇,脫口問道:“我奉天子之命,統率十萬精兵仗義討伐逆賊,為百姓除害,而關中豪杰卻無人到我這里來效勞,這是什么緣故呢?”王猛直言不諱地回答:“您不遠千里深入寇境,長安城近在咫尺,而您卻不渡過灞水去把它拿下,大家摸不透您的心思,所以不來!被笢氐男乃际鞘裁茨?他盤算的是:自己恢復關中,只能得個虛名,而地盤卻要落于朝廷;與其消耗實力,失去與朝廷較量的優勢,為他人做嫁衣裳,不如留敵自重。王猛暗帶機關的話,觸及了他的心病,他默然久之,無言以對,同時越發認識到面前這位捫虱寒士非同凡響。過了好半天,桓溫才抬起頭來慢慢說道:“江東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您的才干!”
          桓溫原來打算麥熟后就地籌集軍糧,不料秦軍割盡麥苗,堅壁清野。眼見得軍中乏食,士無斗志,他只得退兵。臨行前,他賜給王猛華車良馬,又授予高級官職都護(掌管邊地軍政和少數民族事務的長官),請王猛一起南下。王猛心想在士族盤踞的東晉朝廷里,自己很難有所作為;追隨桓溫則等于助其篡晉,勢必玷污清名。他回到華山向老師請教,老師也表示反對南下。于是,他便繼續隱居讀書。

          出山輔英主

          桓溫退走的第二年,永和十一年(355年),苻健去世。繼位的苻生殘忍酷虐,以殺人為兒戲,“群臣得保一日,如度十年”,昏暴勝過石虎。后趙的覆轍就在眼前,舉國上下人心惶惶,苻健之侄苻堅更是憂心如焚,后來決計除掉苻生。
          苻堅(338—385年),字永固,一名文玉,是十六國時期杰出的政治家。他傾慕漢族的先進文化,少時即拜漢人學者為師,潛心研讀經史典籍,很快就成了氐族貴胄中罕有其匹的佼佼者。他博學強記,文武雙全,而且立下了經世濟民、統一天下的大志。他懂得“明政無大小,以得人為本”的道理,廣招賢才,網絡英豪,以圖大舉。當他向尚書呂婆樓請教除去苻生之計時,呂力薦王猛。苻堅即派呂懇請王猛出山。
          苻堅與王猛一見面便如平生知交,談及興廢大事,句句投機,苻堅覺得就象劉備當年遇到諸葛亮似的,如魚得水。于是,王猛留在苻堅身邊,為他出謀劃策。晉升平元年(357年),苻堅一舉誅滅苻生及其幫兇,自立為大秦天王,改元永興,以王猛為中書侍郎,職掌軍國機密。
          始平縣(治今咸陽市西北)是京師的西北門戶,地位極為重要。但長期以來,那里豪強橫行,劫盜充斥,百姓叫苦連天。苻堅派王猛擔任始平縣令。王猛下車伊始,便明法嚴刑,禁暴鋤奸,雷厲風行。有個樹大根深的奸吏,作惡多端,王猛把他當眾鞭死。奸吏的狐群狗黨起哄上告,上司逮捕了王猛,押送到長安。
          苻堅聞訊,親自責問王猛:“為政之體,德化為先。你蒞任不久就殺掉那么多人,多么殘酷啊!”王猛平靜地回答說:“我聽說過這樣的道理:治安定之國可以用禮,理混亂之邦必須用法。陛下不以臣為無能,讓臣擔任難治之地的長官,臣一心一意要為明君鏟除兇暴奸猾之徒。才殺掉一個奸賊,還有成千上萬的家伙尚未伏法。如果陛下因我不能除盡殘暴、肅清枉法者而要懲罰我,臣豈敢不甘受嚴懲以謝辜負陛下之罪?但就現在的情況而論,加給我‘為政殘酷’的罪名而要懲罰,臣實在不敢接受!避迗月犃T,且嘆且贊,向在場的文武大臣說:“王景略可真是管仲、子產一類人物呀!”王猛治績卓著,很快升為尚書左丞(宰相之一尚書令的佐官)。由于他執法不阿,精明強干,在三十六歲那年,接連升了五次官,直做到尚書左仆射(亦為宰相之一)、輔國將軍、司隸校尉(包括京師在內的廣大腹心地區的最高長官)等,“權傾內外”。那些皇親國舅和元老舊臣無不妒火中燒,恨得咬牙切齒。氐族豪帥出身的姑臧侯樊世依仗自己幫助苻健打天下的汗馬功勞,最先跳了出來,當眾侮辱王猛說:“我們曾與先帝共興大業,卻不得參與機密。你無汗馬之勞,憑什么專管大事?這不是我們種莊稼而你白揀糧食嗎!”王猛冷笑道:“不光是你種我收,還要使你做好飯端給我吃呢!”樊世肺都氣炸了,跺著腳咆哮:“姓王的,遲早必叫你頭懸長安城門,否則我不活在人世!”苻堅得知此事,果斷地說:“必須殺此老氐,然后群臣方能整肅!焙髞矸肋M宮言事,當場與王猛發生爭論,他撒起野來,竟揮動老拳擊向王猛,被左右拉住。他又破口大罵,穢言不堪入耳。苻堅大怒,立命將其斬首。其后,反對派對王猛由公開攻擊轉為暗中讒害。朝官仇騰、席寶利用職務之便,屢屢毀謗王猛。苻堅即將二人趕出朝堂。對飛長流短的氐族大小官員,苻堅甚至當堂鞭打腳踢。于是,那班人害怕,再也不敢胡說八道了。
          后來,王猛升至三公之位,苻堅還要加給他位居三公之上的錄尚書事(尊稱“錄公”)。王猛對此殊寵辭而不受。
          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從!惫艁矶嗌倏〗芤驗槿狈Α皳裰鳌敝,明珠暗投,結果宏才枉費,遺恨九泉!秦末項羽的謀士范增、漢末袁紹的謀士田豐,就是這樣。而王猛則與張良、孔明同類,識英雄于草創之先,擇明君于患難之時,因而取得了事業成功的重要保證。從此,王猛就在十六國紛爭、南北對峙的歷史舞臺上大顯身手,傾其文韜武略,干出了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業來。而苻堅呢,僅從他獨識偉才、用才不疑這一點來看,已經夠得上一位“英主”了!

          執政興邦國

          雜草不除,良苗不秀;亂暴不禁,善政不行。王猛深明此義,執政以來,首先著力整頓吏治,嚴明賞罰,裁汰冗劣,擢拔賢能。
          當時朝廷內外有一批氐族顯貴,仗恃與皇室同族或“有功于本朝”等,身居要津,恣意妄為,無法無天。王猛的矛頭首先對準他們。甘露元年(359年),王猛剛由咸陽內史調任侍中、中書令(皆為宰相之職)、兼京兆尹(京都長官),便聽說貴族大臣強德酗酒行兇,搶男霸女,但誰也不敢“太歲頭上動土”因為他是皇太后的弟弟。王猛立即收捕強德,等不及奏報,便將他處死。待到苻堅因太后之故派人持赦書飛馬趕到時,強德早已“陳尸于市”了!緊接著,王猛又與御史中丞鄧羌通力合作,全面徹查害民亂政的公卿大夫,一鼓作氣,無所顧忌,彈指之間即將橫行不法的權貴二十多人鏟除干凈!坝谑,百僚震肅,豪右屏氣,路不拾遺”,令行禁止。苻堅感嘆道:“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天下是有法的,天子是尊貴的!”王猛又讓苻堅下令挑選得力官員巡察四方及戎夷地區,查處地方官長刑罰失當和虐害百姓等劣行,整頓地方各級統治機構。
          在“有罪必罰”的同時,王猛還力求做到“有才必任”。他在接受司隸校尉等新職務之前,曾力薦在職官僚苻融、任群和處士朱彤等人,使他們各得要職。滅燕后,他又很快推薦房默、房曠、崔逞、韓胤、田勰等一批關東名士擔任朝官或郡縣官長!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行高于人,眾必非之”。王猛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對賢才遭嫉有著深刻的體會,所以他也象苻堅一樣保護賢才,用才不疑。苻融為人聰辯明慧,文武出眾,善斷疑獄,見識遠大。他曾因微過而局促不安,王猛赦而不問,信用如初。燕臣梁琛于亡國后仍然不屈其志,因而未得重用。王猛不避嫌疑,推薦他做了自己的重要僚屬。反之,對居官不稱職者,王猛棄之如腐鼠。伯樂再高明,遇到的千里馬畢竟有限。王猛懂得,吏治和用人問題只有從制度上去考慮,才能有出路。他幫助苻堅創立了薦舉賞罰制度和官吏考核新標準。其主要內容是:地方官長分科薦舉名為孝悌、廉直、文學、政事的人才,上報中央;朝廷對被薦者一一加以考核,合格者分授官職;凡所薦人才名實相符者,則薦舉人受賞,否則受罰;凡年祿百石谷米以上的各級官吏,必須“學通一經,才成一藝”,其不通一經一藝者統統罷官為民。薦舉賞罰制度和選官新標準的規定,沉重地打擊了早已成為士族壟斷政權工具的九品中正制,也否定了十六國以來許多胡族軍閥統治者迷信武力、蔑棄文化知識的落后觀念;有效地提高了秦國各級官僚的智能素質,“才盡其用、官稱其職”的新局面日益形成;社會風氣和社會治安也為之一變,賄賂請托、恣意妄舉的腐敗現象逐漸消滅,而養廉知恥、勸業競學之風日盛。
          王猛治國的第二項重要措施是興辦教育,培養人才。在他的贊導下,前秦恢復了太學和地方各級學校,廣修學宮,聘任學者執教,并強制公卿以下子孫入學。苻堅每月親臨太學一次,考問諸生經義,品評優劣,并與博士等教官講論學問,以督察學校教育,擴大號召力和影響力。滅燕后,苻堅親率太子、王侯公卿大夫士之長子祭祀孔子,宣揚儒教。這樣,先進的漢族傳統文化在北方很快得到復蘇和振興,而官僚后備隊伍的培養工作也走上了正規化。
          其三,調整民族關系,促進民族融合。前秦是氐族建立的國家,氐族又是少數民族中較小的一個。前秦國內存在著氐漢之間的矛盾,也存在著氐與其他少數民族的矛盾。王猛作為漢人而能盡忠于前秦政權,與苻堅名為君臣,形同兄弟,為氐漢兩族的團結做出了很好的榜樣。前秦廢除了胡漢分治之法,確立了“黎元(百姓)應撫,夷狄應和”的基本國策,諸族雜居,互相融合。有人別有用心地建議苻堅把西北氐族各部盡遷入京城,而將關中各族大戶驅逐到邊地,王猛勸苻堅將其人處死。邊將賈雍所部攻掠匈奴,立被罷官。于是,匈奴、鮮卑、烏桓、、諸族紛紛歸服,有才干者皆被委以要職,“四夷賓服,湊集關中,四方種人,皆奇貌異色”。
          其四,興修水利,獎勵農桑,努力發展社會生產。為解決關中少雨易旱問題,前秦政府征調豪富僮仆三萬人開涇水上游,鑿山起堤,疏通溝渠,以灌溉梯田及鹽堿地,“百姓賴其利”。又通過召還流民、徙民入關等途徑增加農業勞動力,并注意節約開支、降低官僚俸祿、減免部分租稅,以減輕人民負擔。前秦政府還經常派員巡察地方,推廣先進的生產技術,獎勵努力種田的農民。于是,荒蕪多年的田地重長五谷,空廢多年的倉庫又滿帛粟,前秦立國的物質基礎大大增強了。
          在王猛的主持下,革新措施帶來了一派嶄新氣象。史載,當時秦境安定清平,家給人足,“自長安至于諸州,皆夾路樹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驛,旅行者取給于途,工商賈販于道”。百姓歌唱道:“長安大街,楊槐蔥蘢;下馳華車,上棲鸞鳳;英才云集,誨我百姓!薄氨鴱妵,垂及升平,(王)猛之力也!蓖趺蛨陶柗Q“公平”。他處事果斷,辦事講究效率,從不拖泥帶水。河北人麻思請假回故里葬母,王猛說:“您可以馬上收拾行李上路,今晚我即通知沿途郡縣!贝铰樗紕偝潼關,就發現沿途官府均已接到通知,并照章驗看其路照(行路護照),安排食宿。
          王猛執政,苻堅讓他裁奪一切軍國內外之事,自己則“端拱于上”(端坐拱手于朝堂之上)。他曾懷著十分感激的心情對王猛說:“您日夜操勞,憂勤萬機,我好像周文王得到了姜太公似的,可以優哉游哉享清福啦!”王猛說:“沒想到陛下對臣評價如此之高,臣哪里配得上比擬古人."苻堅說:“據我看來,姜太公豈能比您強啊."他經常囑咐太子等皇家子弟說:“你們敬事王公,要象奉事我一樣!”

          統兵滅群雄

          王猛治國,使前秦成為諸國中最有生氣的國家,因而敢于與群雄角逐,并且愈戰愈強,十年之間(366—376年)便統一了北方。在這個過程中,王猛經常統兵征討,攻必克,戰必勝,表現出卓越的軍事才干和大將風范,比“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而不能“獨當一面”的張良還要略勝一籌,苻堅比之于“文武足備”的姜尚,并不過分。他既是封建社會時期杰出的軍事家、政治家,也是武勇的戰將。
          公元四世紀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前期,前秦四面受敵:北有建都平城(今山西大同)的鮮卑拓跋氏代政權以及其他部族的軍事集團;西有盤踞今甘肅地區的漢人張氏前涼政權、氐族楊氏仇池政權以及分布于今甘肅、青海間的吐谷渾軍事集團;東有立都鄴城的前燕鮮卑慕容氏政權;南有以建康(今南京)為都的東晉司馬氏政權。其余尚有若干時生時滅的割據勢力。苻堅與王猛都沒有茍安關中或偏霸一隅的想法。王猛的愿望是統一北方,為將來統一全國打好基礎;苻堅則更雄心勃勃,志在“混一六合,以濟蒼生”。他們的策略是:穩定西北,使無后顧之憂;爭鋒東南,以圖大業。
          第一步速見成效:通過政治、軍事手段,到建元二年(366年)五月,匈奴劉氏部、烏桓獨孤部、鮮卑沒奕干部拓跋部代國等都先后歸服了前秦。同年七月,王猛即率軍進攻東晉荊州北境諸郡,初戰告捷,掠取一萬余戶北還。翌年二月,王猛討平羌族叛亂頭目斂歧;四月,大破前涼國主張天錫軍,斬首一萬七千級;繼而兵不血刃,智擒原張氏部將李儼,奪占重鎮袍罕(今甘肅臨夏東北)。同年十月,暴君苻生之弟、晉公苻柳據軍事要沖蒲坂(今山西永濟西蒲州)起兵反叛,趙公雙、魏公度(搜)、燕公武亦同時各據要沖叛亂。當初,王猛曾勸苻堅除去苻柳等,苻堅未聽。這時他們同時并起,氣勢洶洶,揚言要一舉攻下長安。翌年春,王猛與諸將前往討伐;苻柳聞訊,竟然以陜城(今河南陜縣)降燕,請兵接應并伐秦。
          苻柳出城挑戰,王猛閉壘不應。苻柳以為王猛怯陣,便留下世子守城,自己親率二萬人偷襲長安。王猛假裝不知,暗中卻派鄧羌率精兵伏擊柳軍,柳軍敗還,又遭王猛全師伏擊,兩萬人只有苻柳及其隨從數百騎逃入蒲坂,其余全都當了俘虜。不久,王軍攻破蒲坂,苻柳身首異處。其余三公也都被俘或被殺。四公叛亂被平定后,前秦掃清了通往中原道路上的障礙,積極準備消滅強鄰前燕。
          建元五年(369年)四月,桓溫伐燕;七月,溫軍至枋頭(今河南?h西),鄴都震動,燕主慕容瑋派人求救于秦,答應割虎牢(今河南滎陽汜水鎮)以西之地給秦。群臣反對救燕。王猛暗地向苻堅獻策:先出兵與燕共退晉軍,然后乘燕衰頹而取之,是為“先救后取”之計;否則讓桓溫攻占了中原,則秦“大事去矣”。苻堅贊同,即出兵救燕。同年九月,燕、秦聯軍大敗晉兵,殺敵四萬余人,桓溫狼狽逃歸。事后,燕毀約不割地給秦,使秦找到了伐燕的借口。十二月,王猛統兵三萬伐燕;翌年正月,秦軍占領前燕西部重鎮洛陽,王猛又遣將擊走燕樂安王慕容臧出滎陽(今滎陽東北),留兵屯守,凱旋西歸,完成了滅燕第一階段的戰略計劃。
          建元六年(370年)六月,王猛辭苻堅于灞上,赴軍再伐前燕。苻堅表示他要親率大軍隨后東進,王猛卻胸有成竹地說:“蕩平殘胡,如風掃葉,不勞陛下親受風塵之苦,只請敕命有關部門給燕國被俘君臣預先造好住房就行了!避迗源笙。王猛統領楊安等十將,戰士六萬人;前燕執政慕容評率精兵三十萬抵御秦軍。面對著五倍于己的勁敵,王猛毫無懼色,取南路一舉攻下壺關(在今山西黎城東北太行山口),活捉燕南安王慕容越,所過郡縣無不望風而降。北路楊安攻晉陽(今太原市南),因城固兵多,兩月未下。王猛即率部分軍隊馳赴晉陽。到了晉陽,王猛馬不停蹄,繞城察看,迅速弄清了癥結所在,并想出了克敵妙策。他命令士卒連夜挖通地道,繼派壯士數百人潛入城中,大呼而出,殺盡守門燕兵,打開城門,秦軍蜂擁而入,轉瞬間占奪了晉陽全城,又活捉了燕東海王慕容莊。慕容評聞報,魂飛膽喪。
          十月,王猛揮師南下,直趨潞川(今山西東流入河北、河南交界的濁漳河),與慕容評對壘。這時,秦軍有相當數量留戍新取之地,王猛所率部隊與慕容評軍相差懸殊。慕容評認為王猛孤軍深入,糧草不濟,想以“持久”拖垮秦軍。誰知尚未開戰,王猛即派五千騎兵放火焚燒燕軍輜重,火光沖天,連鄴城官民都望見了!慕容瑋害了怕,派人嚴責慕容評,命令他將賣水賣柴、敲詐勒索來的錢帛散給士兵,并促令出戰。于是,秦燕之間的一場大戰開始了。
          決戰那天早上,王猛抓緊時機于陣前誓師。他慷慨激昂地說:“我王景略受國厚恩,兼任內外要職,現在與諸君深入賊地,大家要竭力致死,有進無退,共立大功,以報答國家。在這次戰斗中,如能克敵制勝,受賞拜爵于明君之朝,歡慶痛飲于父母之室,將士們,那該是多么榮耀、多么值得自豪啊!”王猛的話就象烈火一般把將士們的熱血燃燒起來了,“眾皆踴躍,破釜棄糧,大呼競進”,銳不可當。
          頭一天傍晚,秦將徐成偵察敵營歸來誤期,王猛要以軍法從事,鄧羌替徐求請,未被允準,鄧便回營整隊要攻王猛。王猛出人意料地“枉法”赦徐,并贊揚鄧羌說:“將軍對同郡部將(徐與鄧同郡)尚且如此仗義,何況對國家呢?我不再憂慮敵人了!”現在開戰了,王猛命令鄧羌沖闖敵人密集處,不料鄧羌又討價還價地說:“如果答應給俺一頂司隸校尉的烏紗帽,那么您就放心吧!”王猛感到為難,鄧羌便跑回營帳蒙頭大睡。于是,王猛馳馬徑入鄧營,答應了條件。鄧羌樂得折身跳起,捧起酒壇子“咕嘟咕嘟”大喝了一頓,然后躍馬橫槍,與猛將徐成、張蠔等直撲敵陣,往來沖殺,如入無人之境。戰到中午,燕軍大敗,損失五萬余人。王猛指揮部隊乘勝追擊,又殲滅敵軍十萬余人。慕容評單人匹馬逃回鄴城,殘軍四散逃盡。
          鄧羌循私求情,擾亂軍法;欲攻主帥,目無上級;臨戰求位,等于要挾國君。三者有其一,便該砍頭,何況王猛一向以執法如山聞名于世!但是,王猛全都吞了下去。他容忍了鄧羌之短,因而調動了鄧羌之長,結果大獲全勝,就好像馴服猛虎、駕馭烈馬一般。在那種生死存亡一發千鈞的緊要關頭,如按常規辦事,拘執一端,錯走半步也會全盤皆輸。王猛在處理鄧羌問題上表現出來的過人度量、通權達變和善于馭下等方面的高水平,實在使人驚嘆不已!北魏史學家崔鴻曾對此贊不絕口。
          王猛率軍長驅而東,包圍了鄴城。鄴城附近原先劫盜公行,這時變成了遠近清靜。王猛號令嚴明,官兵無人敢犯百姓,法簡政寬,燕民無不歡慶,奔走相告。同年十一月,苻堅親率十萬精兵前來會師,燕臣開城門投降,逃走的慕容幃、慕容評等全部被追拿回來,前燕滅亡了。苻堅給王猛加官晉爵,封為清河郡侯;又賜予美妾、歌舞美女共五十五人,良馬百匹,華車十乘,王猛固辭不受。他鎮守鄴城,選賢舉能,除舊布新,安定人心,發展生產,燕國舊地六州之民如同旱苗逢雨,歡欣雀躍。
          后來,王猛入朝任丞相,都督中外諸軍事,與苻堅回過頭來解決殘存于西北等地的割據勢力,先滅仇池,孤立了前涼。當初王猛大敗張天錫時,曾俘獲其將陰據及甲士五千人,這時即派人送他們回去,并捎去王猛給張天錫親筆信一封。王猛在信中引古論今,透辟地分析了天下大勢和涼國的危險處境,勸張翻然悔過。張見信大懼,寢食不寧,終于向秦謝罪稱藩。接著,隴西鮮卑乞伏部、甘青之間的吐谷渾等也都臣服于秦。建元九年(373年)至十年(374年),秦定巴蜀及其以南地區。到王猛死前,秦已基本上統一了北方(前涼與代雖然保有一隅之地,但已臣服于秦),十分天下,秦居其七,東南地區的晉政權已感到巨大的壓力,無人再敢“北伐”。

          臨終遺至言

          王猛積勞成疾,終于在建元十一年(375年)六月病倒了。苻堅親為王猛祈禱,并派侍臣遍禱于名山大川。碰巧王猛病情好轉,苻堅欣喜異常,下令特赦死罪以下。王猛上書說:“想不到陛下因賤臣微命而虧損天地之德,自開天辟地以來絕無此事,這真使臣既感激又不安!臣聽說報答恩德最好的辦法是盡言直諫,請讓我謹以垂危之命,敬獻遺誠。陛下威烈震懾八方荒遠之地,聲望德化光照六合之內;九州百郡,十居其七;平燕定蜀,如拾草芥。然而善作者未必善成,善始者未必善終。所以,古來明君圣王深知創業守成之不易,無不戰戰兢兢,如臨深淵。懇望陛下以他們為榜樣,則天下幸甚!”苻堅讀一行字,抹兩行淚,悲慟欲絕。這年七月,苻堅見王猛病危,趕緊詢問后事。王猛睜開雙眼,望著苻堅說:“晉朝雖然僻處江南,但為華夏正統,而且上下安和。臣死之后,陛下千萬不可圖滅晉朝。鮮卑、西羌降伏貴族賊心不死,是我國的仇敵,遲早要成為禍害,應逐漸鏟除他們,以利于國家!闭f完便停止了呼吸。苻堅三次臨棺祭奠慟哭,對太子苻宏說:“老天爺是不想讓我統一天下呀,怎么這樣快就奪去了我的景略啊”。于是,按照漢朝安葬大司馬大將軍霍光那樣的最高規格,隆重地安葬了王猛,并追謚王猛為“武侯”——如同蜀漢追謚諸葛亮為“忠武侯”(世人簡稱“武侯”)一樣。秦國上下哭聲震野,三日不絕。
          諸葛亮死前表奏后主劉禪:“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頃,子孫衣食,自有余饒!逼溆嘁粺o所求。王猛臨死,囑咐其子以十具牛(二十頭牛)耕田務農,其余亦一無所求,比諸葛亮還要清儉。苻堅常把自己與王猛的關系比為劉備與諸葛亮的關系,但劉備比孔明年長二十歲,而苻堅卻比王猛小十三歲,所以盡管限于君臣名分,苻堅卻始終把王猛當作兄長敬重,雙方感情極為深厚。王猛五十一歲死時,苻堅才三十八歲;一旦失去這位兄長、老師和最得力的助手,苻堅頓時陷于極度悲痛之中,經常潸然淚下,不到半年便已須發斑白了。半年之中,苻堅恪遵王猛遺教,兢兢業業地處理國事,著重抓了擴大儒學教育和關心民間疾苦兩件大事,并且都大有成效。其后,苻堅迅速滅掉前涼和代國,完全實現了北方的統一,東夷、西域六十二國和西南夷都遣使前來朝貢;原屬東晉的南鄉、襄陽等郡(轄境在今湖北)也被攻奪下來。至此,前秦臻于極盛。
          遺憾的是,苻堅后來忘記了王猛的遺教,于王猛死后八年的建元十九年(383年)不顧群臣的普遍反對,悍然調集九十余萬大軍進攻東晉,結果在淝水(在今安徽境內)之戰中一敗涂地。而王猛叮囑再三要苻堅除掉的鮮卑、羌族上層陰謀分子,如慕容垂、慕容沖、姚萇之流,因為未被除掉,這時便乘機舉兵造反,紛紛割據自立,把前秦的一統江山攪得七零八落。到了建元二十一年,苻堅被姚萇殺害了,年僅四十八歲。又過了九年,前秦也終于滅亡。大分裂的局面一直延續到元嘉十六年(439年)北魏統一北方才告一段落。
          王猛臨終遺言(包括疏文),寥寥數語,卻都關系到前秦國家的興衰存亡,可謂一言九鼎,勝過千言萬語。他死后八年的歷史結局完全證實了他非凡的遠見。苻堅在淝水慘敗后經常痛悔自己忘記王猛遺言的大錯,但已悔之晚矣,終成千古之恨!歷史學家范文瀾曾說:“苻堅在皇帝群中是個優秀的皇帝。他最親信的輔佐王猛,在將相群中也是第一流的將相!碧热糗迗允冀K恪遵王猛遺教,則前秦必不致速亡,至少可與東晉繼續對峙下去。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電話:010-61744588 傳真: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union#ccoo.cn
          地址: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102209
          Copyright © 2004-2022 北京城市聯盟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聯盟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强奷一级毛片
            <progress id="5frlt"></progress>

                <output id="5frlt"><nobr id="5frlt"><p id="5frlt"></p></nobr></output>

                <p id="5frlt"></p>
                  <cite id="5frlt"><big id="5frlt"></big></cite><meter id="5frlt"><dfn id="5frlt"><meter id="5frlt"></meter></dfn></meter>
                  <listing id="5frlt"></listing>

                  <noframes id="5frlt"><menuitem id="5frlt"><meter id="5frlt"></meter></menuitem><nobr id="5frlt"><track id="5frlt"></track></nobr>
                  ='{"id":"10"}'>